人民網>>傳媒>>人民網研究院>>眼觀六路

《紐約時報》:拯救媒體業的“文章積木”

2015年12月18日16:12    來源:人民網研究院    手機看新聞

《紐約時報》敏銳地察覺到新聞業可能迎來的變化,以及可能面臨的終結之勢。近日,它發布最新的“研究成果”——新聞的未來,將不再是“文章”的時代。媒體隻有革新核心產品,才能收獲最多。

一、新聞敘事如何重構:給新聞“編碼”,實現知識增量

紙質媒體的局限就在於此,它意味著新聞一天最多能出版兩次,文章一旦被發布,就無法替換。雖然新聞機構利用互動性、視頻和音頻來適應新媒體的發展,但即便是最具有創新性的形式依然被視為新聞報道。這種報道有“硬傷”:一旦發布,就不會再發生任何變化,即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實現自我升級或知識積累。這意味著我們需要思考如何才能創造性地解決新聞報道的“時間問題”。信息應該實現自我積累,新聞材料應該對最新報道或最新消息做出恰當的反應。並且,更應值得重視的是,用戶的新聞消費行為擁有復雜的頻率和節奏,而不只是一種以天為單位、定期閱讀更新這麼簡單。

那麼,如何才能實現知識增量?

答案是:給新聞編碼。

為了充分利用每篇已發布文章裡的知識,我們需要先對知識進行編碼,以便搜索和提取這些內容。這意味著,在撰寫每一篇文章的時候,需要對裡面可能被重復利用的知識進行識別和注釋,這些經過編碼的知識也就是我們在《紐約時報》實驗室一直提倡的“文章積木”(Particles)。

二、文章積木解放新聞生產力:資料篩查等重復性勞動成過去時

先把一篇文章所需的知識點進行編碼、標注並嵌入“文章積木”,並成為撰文時的必備元素,那麼查找上下文背景時,就so easy啦。而當新聞編輯室裡所有的工作都可以交由“編程化”的“文章積木”來處理時,記者和編輯將被從繁復的邊角工作中解放出來。更令人興奮的是,新聞信息也可實現行嵌入,編輯操作將更加靈活機動,並可根據讀者興趣實現內容的擴展或簡化。一篇文章不僅要包含最重要的內容,還必須包含一系列可將讀者導向深入的背景介紹和分析的入口。

三、更“自動化”的發布策略:建立新聞時間軸+尋找不同平台契合點

記者和編輯的目光不能隻局限在文章發布完成這個步驟,更應該關注的是如何把報道“打碎”,並可以隨時隨地有效利用起來。

將報道拆分為元件,建立清晰時間軸。如果我們對一個正在進行中的新聞報道進行編碼識別,然后生成一個可自動更新的新聞時間軸,那麼長篇大論的敘事也就變成小菜一碟了。

而這些信息的“編碼”對於解釋性報道來說,也至關重要。這是因為,解釋性報道中很多輔助讀者理解事件的綜合信息大多是“背景性、縱向的”知識,而讀者在無甚積累的情況下,很難一次性理解到位,編碼后自動生成的“知識鏈”,則將有效解決此問題。

不同平台有“最佳適配”發布策略。

平台崛起,已深深影響到新聞內容的分發策略,針對不同平台特點,如何有的放矢?同一個新聞故事,如何在不同平台上取得最佳傳播效果?

Alexis Lloyd給出的答案,依舊是“積木大法”,簡而言之,就是將一則新聞故事拆分為不同元件,而非使用統一的發布模式。

四、新聞的未來:成為知識來源

而在關於新聞未來的設想中,時效性這一核心命題也可通過“積木”解決。首先,一則新聞會包含對目前情況的“機動”性內容,也會包含事件背景、人物介紹等“永久性”內容。但是,通常情況下,一家新聞機構每天發布數百篇文章,其中包含很多多余或重復性信息,這也是為什麼紙媒的數字化道路常常難以為繼。

如果我們在生產內容時就標記出那些永久性、可重復利用的信息,日后的工作將事半功倍。這意味著新聞機構不僅要生產“歷史的初稿”,還要綜合生成第二稿第三稿……第N稿,以期成為知識的來源。

《紐約時報》提出為內容“編碼”,為記者解決查找背景資料的“老大難”問題,並且作為可重復利用的“干貨”。經過編碼的內容還可以根據平台選擇不同的發布方式,不僅減輕記者工作負擔,還為讀者帶來更優的閱讀體驗。

來源:全媒派,研究院 李黎丹 整理

(責編:張春貴、唐勝宏)

相關專題


社區登錄
用戶名: 立即注冊
密  碼: 找回密碼
  
  • 最新評論
  • 熱門評論
查看全部留言

24小時排行 | 新聞頻道留言熱帖